以上三隻Script功能提供基本功能顯示,若您的瀏覽器不支援此項功能,也不影響你進入閱讀本網站資訊。
  • 形象頁3
  • 形象頁2
  • 形象頁1

活動緣起首頁 > 活動緣起

體驗客家節慶 相約新埔義民祭

    一年一度的義民爺祭典於每年農曆七月十八、十九、二十,一連三天舉行, 這是桃、竹客家庄一年一度的盛事。客家人的義民爺信仰,若論香火之鼎盛與影響之深遠,首推新埔枋寮褒忠亭義民廟之義民爺。

    義民爺為了保衛安身立命的鄉土社稷,不惜微捐軀殉國難,為了維護春秋大義與保衛綱常的精神而激烈捨身盡忠,後人因敬仰義民爺這種不畏強梁與忠肝義膽的精神,而逐漸形成十五大庄的義民爺祭典,二百餘年來義民與信仰傳承著古往今來客家的精神,歷史與生活文化的實質內涵,也逐漸形成臺灣本土特有的義民爺信仰。

    自來義民爺信仰就為各地客家庄的墾拓業主、殷商鋪戶、地方頭人或尋常百姓所奉祀,因此信仰總樞紐的義民廟,得以匯集多元人氣,而身兼社會救濟、造橋鋪路、興學教育、熱心公益各種角色,而積極參與地方公共事務,也成為凝聚社會力量的角色,不但使得義民廟成為地方上政治、經濟、文化、宗教信仰的重鎮,而且隨著義民爺信仰的傳播散佈,義民爺信仰祭祀圈的擴大,及臺灣本土意識、客家意識的逐漸抬頭,又使得義民爺信仰超脫傳統通俗信仰的窠臼,由神靈崇拜,昇華為全臺客家族群認同的象徵。

枋寮褒忠亭義民爺祭典的形成與早期實施狀況

新埔枋寮褒忠亭義民爺信仰實起源於清乾隆五十一年(1786年,但因禍延竹塹是陰曆十二月,陽曆實際上已進入1787年)爆發於中臺灣的林爽文事件;林爽文反清而未復明,不但自稱盟主大元帥,還建元順天,其征北大元帥王作陷竹塹城,淡水廳同知程峻、竹塹巡檢張之馨皆遇害,由於王作部眾多不逞之徒,毫無紀律可言,所到之處,燒殺擄掠,於是閩粵各莊皆團結義民,堅壁清野,協助官兵共同抗拒,才暫時遏阻反清勢力的攻勢擴張。

當時竹塹城外六張犁、下員山一帶皆富庶之糧倉,亦為王軍所覬覦,客家人為了保衛自己好不容易建立的鄉邦家園,為了維護春秋大義與倫理綱常,更為了避免生靈塗炭,所以「林先坤與陳資雲謀,傳集粵衆,申以大義,扼險固守,誓不附賊,十三日壬子,巡檢李生椿、知縣孫讓等率眾攻賊,坤與義民千三人,橫衝賊陣,賊敗績,遂復塹城」,當時義民軍的四位義首分別是林先坤、王廷昌、吳立貴、黃宗旺,軍師為陳資雲。

之後,義民軍並與泉籍義軍、平埔族義軍並肩南下,轉戰大甲、鹿港、彰化各地,與福康安會師,助其平亂。事平之後,因義民募勇,幫官殺賊,志切同仇,捐軀殉難者不少,血戰疆場,屍骸拋露各處,夜更深常聞鬼哭,各庄人民寐寤難安」,使得各庄人民及義首、首事等由於恐懼義民捐軀殉難者屍骸拋露各處,無人收埋,亦無血食祭祀而為厲民間,自然寐寤難安;另一方面也是存著一種民胞物與與悲天憫人的精神,所以首事王廷昌自備銀項,請出鄧五得為首,各處收骸,收得義民遺骸兩百餘具,以牛車運回,乏地安葬,安塚立祠土地的取得,是由戴禮成、拔成、才成三兄弟允愿發心,無償慷慨樂施,並呈請制憲大人(總督),蒙批:准該義首王廷昌、黃宗旺、吳立貴、林先坤協同粵庄眾殷紳等立塚建廟。戊申(乾隆五十三年)冬平基,己酉年(乾隆五十四年)創造,至庚戌(乾隆五十五年)春,前堂廟宇未成,有釋士王尚武,立心題銀,協力代理;至庚戌年(乾隆五十五年)冬,廟宇完竣。

此廟建成十餘載,全憑各庄人等同心協力,立有義民祭祀甚多,褒忠義民亭王廷昌、黃宗旺、林先坤、吳立貴等四姓首事復立酌議,四人每人津銀壹佰拾大元,買廟產及林先坤收存生放之王尚武釋士託孤銀項貼利所得…等為褒忠亭嘗事,

四姓首事為義民祭典所立下長遠規劃,祭典是由爐主及首事四姓輪流祭祀,嘉慶七年四姓規約所決定之外庄輪流當調,慶讚中元之舉,實為今日十五聯莊輪流當調七月二十日慶讚義民節之濫觴。

迨道光十一年(1831)辛卯歲科,林先坤之孫、林國寶之子林繩褒(林秋華)鄉試中式十五名武舉人 ,以其考前曾向褒忠義民亭祈求庇佑,所以在道光十五年(1835)七月二十日至褒忠亭掛「武魁」匾,並酬神恩設福醮,首次以豬、羊牲醴祭拜這種以建醮以及少牢之禮祭祀的方式,替義民爺祭典開了先例,也替義民爺祭典定了調。

隨著祭祀圈的擴大,由四大庄而十三大庄,而十四、十五聯庄,地方商號與各聯庄仕紳的投入與熱烈參與,加上義民爺靈顯事蹟的一再廣為流傳,都使得義民爺的地位和認同不斷的被加強,義民爺祭典發展成成桃、竹十五聯庄輪值的盛大祭典。

BACKTOP